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相识增进友情 博爱共建和谐

--为大爱做我们该做的 不言细微

 
 
 

日志

 
 

聊城“杀死辱母者”案  

2017-03-26 13:1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公安出警基本就是这样子的,不打架或打架打的小了他们不问,打得大了或出人命了他们又管不了了!因为有人报警他们就必须出警,做个处警的视频、记录一下报警人的问话就算了事了。尤其是遇到了什么涉黑的成员它们都会配合得很默契,甚至是黑社会成员在出动之前是要向当地公安某些人通报的,以便得到应有的庇护。

这里的出警人员就是如此,说是出外去了解谁报的警,是真的吗?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限制人身自由和恐吓还在进行,他们却要一走了之,都已经上了车并且车子已经发动。

当被告人及其母想出门是被追债人等强行拦截留在室内,出警人员为什么不制止?追债人等当着警察的面夺、摔、踩疑似报警人的手机时,警察是如何处理的?

应该是警察走了,追债的暴徒更是怒了而暴露出了凶残,除了恶语更实施了围殴等暴行(用椅子砸),迫使被告人用水果刀制暴,他能捅伤四人说明这些人都离他很近,或者说都在威胁到他本身安全的范围内。

这里如果被捅死的人是现在的被告,恐怕那些追债的涉黑人员也不会被判处死刑!肯定会有什么人照顾的。难道这个放高利贷的没有保护伞能如此猖獗,敢纠集涉黑人员私闯民企?在这之前是否也有类似的情况呢?!

希望上级机关能介入深查!人大监督!纪委牵头!不仅要针对此案,更要深挖细究那里的贪赃枉法、涉黑保护等更多的问题。让大美山东真的名副其实!!


附:

山东“刺死侮母者”案证人讲述民警处警细节:开着执法记录仪


来源:澎湃新闻 

聊城“杀死辱母者”案 - 宜然(mljghjz) - 相识增进友情 博爱共建和谐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其母亲曾在这里被催款团伙控制、侮辱,最后酿出了血案。 南方周末 王瑞锋 图

原标题:山东“刺死侮母者”案证人讲述民警处警细节:开着执法记录仪

陷入讨债者的控制之中,母亲被极端侮辱,警方介入无果,山东冠县人于欢用水果刀捅死了辱母者杜志浩,并捅伤另3名讨债者,一审被山东聊城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

此事被网友热议,并引发法律界人士争议。警方有没有失职,讨债者的行为如何评价?法院判决是否存在可商榷之处?

3月2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了该案的一审判决书,并采访了于欢的辩护律师田明、杨少彬及相关证人。

一审认定:讨债者对母子俩有侮辱言行

(2016)鲁15刑初33号判决书显示,山东省聊城中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7月,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位于冠县工业园区)负责人苏银霞向赵荣荣借款10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2016年4月14日16时许,赵荣荣以欠款未还清为由,纠集郭彦刚、程学贺、严建军十余人先后到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催要欠款,同日20时左右杜志浩驾车来到该公司,并在该公司办公楼大门外抱厦台上与其他人一起烧烤饮酒,约21时50分,杜志浩等多人来到苏银霞和苏银霞之子于欢所在的办公楼一楼接待室内催要欠款,并对二人有侮辱言行。

22时10分许,冠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到达接待室,询问情况后,到院内进一步了解情况,被告人于欢欲离开接待室被阻止,与杜志浩、郭彦刚、程学贺、严建军等人发生冲突,被告人于欢持尖刀将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捅伤,处警民警闻讯后返回接待室,令于欢交出尖刀,将其控制。杜志浩、严建军、郭彦刚、程学贺被送往医院抢救,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于次日2时许死亡,严建军、郭彦刚伤情构成重伤二级,程学贺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辱母”:同去讨债的证人证实

澎湃新闻查阅判决书,发现多名证人在其证言叙述了“辱母”情节。

作为被辱的当事人、被告人于欢的母亲苏银霞详细描述了被辱的经过。与此相印证的还有其他多名证人的证言。据判决书引用的同去要债的张书森证言,“要账的过程中,看见杜志浩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到大腿根,把自己的阴茎露出来对着欠账的女的,把欠账男孩的鞋脱下来,并在欠账母子面前晃了一会,对着欠账女子说的话很难听,还扇过欠账男孩一巴掌。”

据判决书中的“视听资料”证据,“侮辱”到“杀人”分两个阶段。

从厂子门岗摄向办公楼的监控,从办公楼摄向大门口方向的监控、办公楼内的监控显示:4月14日16时许多人陆续开车来到源大工贸有限公司,至19时许,有人开车拉来了啤酒、烧烤炉子等,之后聚在办公楼门口(吃饭),直至21时50分许,在门口的人都进到办公楼内。22时13分一辆警车到达,民警下车后进入办公楼。

捅杀:关键的4分钟警察不在现场

视听证据显示,4分钟后的22时17分许,部分人员送民警出来办公楼,有人回去。22时21分许,民警快速返回办公楼,进入接待室后要钱一方受伤的、没受伤的陆续跑出接待室,乘三辆车快速驶出公司。

这个关键的4分钟,是于欢捅刺杜志浩等人的时间。

据判决书中于欢供认,他捅刺杜志浩、严建军、郭彦刚、程学贺,系被控制在接待室遭到对方殴打后所为,且对方有侮辱言行。

据于欢一审辩护律师田明介绍,“于欢跟我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的情绪完全崩溃了。他的母亲遭受了那样的羞辱,正常人都会想要干仗,后来警察过来又走了,他们(杜志浩)认为不该报警,又变本加厉谩骂、殴打,说‘我治死你’这样的话,于欢在没有得到保护的情况下,完全有理由相信对方会剥夺他的生命,所以他拿起水果刀捅了。”

判决书引用证人刘付昌证言称,“派出所民警进了办公楼里面一段时间后出来,正说着话,就听见办公室里有人咋呼,我跑到办公楼里面,看见接待室里面那伙要账的人围着于欢,有人拿着椅子朝于欢杵,于欢一直往后往南退,退到一个桌子跟前,我发现于欢手里多了一个发亮的水果刀朝围着他的那几个人挥舞。”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